专家评奥巴马对华罕见强硬:中国处罚美企积怨气

  路透社在报道奥巴马批评中国时用了“sharply”(激烈的,尖锐的)一词,金灿荣对《环球时报》说,奥巴马此次对中国态度罕见的强硬,一方面是因为他一直表示特别重视网络安全问题。另一方面,这段时间,美国在中国处罚高通、调查麦当劳卫生问题、把苹果排除在政府采购清单之外等众多事件上已经积累了一些怨气,这次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另外,奥巴马此时发声也有为企业站台的因素,奥巴马现在国内政治地位不是很稳,需要讨好企业。金灿荣表示,这件事对中美关系可能造成一点损害,但影响是在可控范围内的。

  美国总统奥巴马2日激烈批评中国的反恐法草案,抗议中方要求美国在华高科技企业提供重要数据,称此举可令中国政府掌握并跟踪用户信息。他似乎全然忘记了去年美国联邦调查局是如何胁迫苹果和谷歌提供用户数据的,也忘记了刚刚爆出的美英情报部门入侵荷兰金雅拓公司监听全球SIM卡信息的事。对于美国总统在信息安全领域双重标准的解读,恐怕没有人比美国自己的媒体更加透彻,《纽约时报》一针见血地指出,如今已经形成两大阵营的对峙,“一方是充满自信的中国领导人,美国网络间谍活动的证据让他们警惕起来”;另一方是由奥巴马政府和硅谷组成的“尴尬联盟”,“硅谷本身对华盛顿保持着警惕,但又垂涎于中国庞大的市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奥巴马的批评称,制定反恐法是中方根据当前国际反恐形势和国内反恐工作的实际需要,并在借鉴有关国家立法经验和做法基础上提出的,“有关立法是中国内政,希望美方正确、冷静、客观对待处理”。

  “中国版《爱国者法》”,德国新闻电视台3日这样称呼中国即将推出的反恐法。《爱国者法》是“9·11事件”后,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力主通过的一份反恐法案。报道称,目前中国面临宗教极端分子和分离主义者的威胁,因此也需要制定类似的反恐法案。

  中国外交部反驳奥巴马

  李伟对《环球时报》说,中国反恐法的相关内容在很多国家的法律中以不同形式得到体现。比如美国的《爱国者法》就要求网络公司定期提供用户信息,美国反恐法中有三项电信监听也有类似规定。欧洲有法律规定网络、航空公司对用户和客户的资料信息进行多年留存,而政府可以调取。中国为了国家安全、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在技术角度要求更多掌握涉恐信息无可厚非。中国《反恐法》草案明确规定,政府所掌握的信息只能用于反恐,没有其他用途。所以《反恐法》不应该是这些公司担心的事情,“他们的所在国都在做这些事情,而他们对此是熟悉的”。

  继上周美国政府几名重量级官员致函抗议中国金融信息安全新规后,当地时间3月2日,总统奥巴马“亲自出马”猛烈批评中国正在制定的首部反恐法。他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表示,对中国即将出台的“影响深远的”反恐法中涉及信息安全的规定十分关注,因为新规定将要求“所有科技企业交出用于保护用户数据的加密密钥,并在其系统中安装‘后门’程序,以便中国当局随时实施监控”。

  “这只是中国提升关键产业信息安全的第一步。”德国《连线》杂志表示,要求IT产品为政府专设“后门”,在欧洲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特别是巴黎恐怖袭击后,英国首相卡梅伦甚至要求情报机关必须能够监控任何一次通讯。此前,德国对于在当地的美国企业,也要求将数据存储在德国当地,必要时可以得到加密方式。

  反恐法草案二审稿日前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已获审议通过。根据草案,从事互联网加密传输服务的企业应当向网信部门、公安机关备案密码方案,配合主管部门调查工作。在中国境内提供电信业务、互联网服务的应将相关设备、境内用户数据留存在中国。奥巴马认为,这将强制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所有外国公司向中国政府“交底”,这些规定似乎是为了保护国家和商业机密,实则“有可能让外国企业在中国境内开展业务变得更为不便”。

  西方媒体普遍把中国反恐法对高科技企业的规定解读为“贸易保护”。路透社报道称,中国已从政府采购清单上剔除了数个全球领先的技术品牌,包括思科、苹果等。尽管中国制定的反恐法对本土企业和外国企业同样有效,但“结合新的银行业监管规定以及近期密集的反垄断调查,在华的外国企业似乎遭到了更为不公平的监管压力”。

  “如果想继续和美国方面做生意,(中方)就必须要改变一些政策规定。”奥巴马语带威胁地表示,连同最近中国银行业出台的新规,他的白宫外交政策团队已向中方提出交涉。奥巴马还预言,这些规定将“伤及中国”,“我认为,这些限制性措施长期来看会损害中国经济,因为美国、欧洲甚至国际公司不愿意将数据提交给一个政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