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安全合作存在霸权主义倾向?请摘掉“有色眼镜”!

携手合作 共筑安全 ——首届中非和平安全论坛综述
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的主旨讲话中,习近平主席郑重宣布:“中国决定设立中非和平安全合作基金,支持中非开展和平安全和维和维稳合作,继续向非洲联盟提供无偿军事援助。支持萨赫勒、亚丁湾、几内亚湾等地区国家维护地区安全和反恐努力;设立中非和平安全论坛,为中非在和平安全领域加强交流提供平台;在共建‘一带一路’、社会治安、联合国维和、打击海盗、反恐等领域推动实施50个安全援助项目。”
7月15日,首届中非和平安全论坛开幕。包括15位国防部长、军队总参谋长在内的50个非洲国家及非盟防务部门的近百名高级代表共聚北京,探讨新时代中非安全合作的新途径。
“中非和平安全合作,植根于反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斗争中,成长壮大于携手合作、共同发展的征程上。”中国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副主任宋延超在论坛开幕式致辞中表示,面对新形势,中非在和平安全领域的共同语言增加,共同诉求增多,共同利益增大,深化合作正面临着新的宝贵历史机遇。
坚持共同安全
“非洲的安全是全球安全治理体系的一个晴雨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非洲研究所所长徐伟忠在论坛发言中表示。
在徐伟忠看来,当前恐怖主义、原教旨主义、毒品和人口走私、武器扩散等安全问题,并不局限于国界,也不局限于洲界,而是在事实上形成了活跃于全球的网络,非洲是其中的一环,非洲的安全跟全球的安全联系非常紧密。
来自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委员会的斯迈尔·切尔古表示,本次论坛的召开非常及时,不仅仅因为中国是非盟的重要伙伴,更有现实意义的是,中国与非盟成员国之间在和平安全、贸易、应对非洲地区挑战等方面展开了越来越多实实在在的合作。
“当今世界,各国在和平安全领域利益彼此相连,谁也无法独善其身,有些人想建起高墙,却不一定能挡住冲击,我们希望与尊重他国主权、秉持公平公正理念的国家真诚合作。”喀麦隆国防部长贝蒂·阿索莫说。
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季志业看来,打击国际恐怖组织单靠一个国家不行,单靠外来力量更不行。反恐斗争需要相关国家共同参与,必须综合使用各方面资源,而不能仅仅依靠军事力量。
着眼综合安全 季志业表示,解决恐怖主义问题,必须采取综合性的治理方式。
许多与会代表提到中国在对非援助中增强非洲国家综合能力的举措。南苏丹总参谋长助理阿克尔说,中国帮助南苏丹修建了一条可以贯穿全国的公路,这为南苏丹带来很大的便利。
来自塞拉利昂的奥西尔表示,中国和塞拉利昂的合作体现在很多方面,该国深受传染病危害,中国及时送来医疗援助。奥西尔希望塞拉利昂能够获得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年轻人的就业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很好地解决,那么非洲的安全就无法实现”。
在本届论坛开幕式上致辞的科特迪瓦国防国务部长哈米德·巴卡约提到中国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的贡献。他说,中国已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这些维和行动,很大部分都是在非洲进行的”。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对非援助最重要的还是经验和智慧的分享。国防大学国际防务学院院长徐辉认为:“中非高级代表聚在一起,共同诊断非洲地区面临的安全问题,分享治理经验和智慧,而后对症下药,是此次论坛的重要意义所在。”
坚守合作安全
作为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维和部队的五个出兵国之一,乌干达国防军司令大卫·穆胡兹在本次论坛上介绍了五个国家共同应对安全问题的经验。
“当维和部队刚刚开始部署时,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穆胡兹说,虽然相关各方的利益可能不同,但至少,为了世界和平与安全这个目的是共同的,这也是各方采取共同行动的基本出发点。
斯迈尔·切尔古在论坛发言中介绍了非盟促进共同安全合作的举措:建立早期预警系统,使决策者能够及时了解信息,并且进行分析应对;建立非洲常备军,快速反应,防止冲突,维持和平;建立非洲警察合作机制;创建非洲恐怖主义研究中心等等。
“面对持续的挑战,我们需要更加及时地获得必要的资源与能力。”斯迈尔·切尔古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特别赞赏非盟和中国之间可靠的伙伴关系,中国一直在通过合作帮助非洲加强维持和平的行动能力。”
在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郭若冰院长看来,全球化时代,各国利益深度融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就决定了在开展国际安全合作时要有原则、守规范、讲信义,“我们反对以一己之私损害他国利益,只有做到义利兼顾、义利平衡,各国之间才能真正实现双赢或多赢”。
朝向可持续安全
徐伟忠表示,总体而言,现在的非洲处于民族独立运动以来相对稳定的一个时期。尤其是近几年,很多非洲国家推出了中长期发展规划,和平与发展被视为中心任务,安全与稳定被作为施政的主要目标,非洲各国、各区域组织都加强了这些方面的机制建设。
“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发展攸关安全,是解决安全问题的总钥匙。”郭若冰说。
“非洲是一个忧患与希望并存的大陆。”贝蒂·阿索莫说,“我们有必要树立一种全新的安全理念,同时进一步加强双赢合作,建立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非洲是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中非携手合作,共同发展,不仅关乎中非各自的前途和命运,也必将对世界和平发展和国际格局演变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中国与非洲,在过去患难与共、风雨同舟;在今天携手同行、共圆梦想。

2018年6月26日至7月10日,中国国防部在华举办首届中非防务安全论坛。非盟防务部门官员和来自非洲50个国家军队的代表参加了论坛,其中包括塞拉利昂、南苏丹等国的12位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

本届论坛主题为“携手合作,守望相助”,与会代表围绕“一带一路”倡议与中非命运共同体、非洲地区安全形势、非洲自主安全能力建设、新时代中非军事关系等议题深入研讨,并参观中国陆、海、空军部队。

中非安全合作存在霸权主义倾向?

中非加强防务安全合作原本就是有利于非洲安全以及世界整体和平安全的大好事。然而,国际上总有那么一些媒体及个人,带着怀疑和攻击的“有色眼镜”,从中非安全合作中演绎出“中国加强在非洲的军事霸权主义倾向”等“意图”。2014年底,当中国宣布帮助非洲联盟建立快速反应部队以应对安全危机时如此,2017年,当中国宣布在吉布提建设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保障基地时又是如此。

实际上,促进非洲和平稳定、加强中非安全合作本就是近年来中非全方位合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早在2006年1月发布的《中国对非洲政策文件》中,中国政府就对加强与非洲国家在和平与安全方面的合作做了比较详细的说明。2012年7月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文件中,加强中非安全合作也首次出现中非合作论坛的纲领文件之中,与投融资、援助与民生、非洲一体化、中非民间交往等并列为指导未来三年中非合作的五大重要领域之一。

2014年5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非洲时,也把“实施中非和平安全合作工程”列为未来中非合作的六大工程之一(其他五大工程分别为产业合作工程、金融合作工程、减贫合作工程、生态环保合作工程和人文交流合作工程),明确提出中方将深入落实“中非和平安全合作伙伴关系倡议”,积极探讨向非洲常备军和快速反应部队建设提供帮助,支持非洲集体安全机制建设,与非方共同拓展在人员培训、情报共享、联演联训等方面合作,帮助非方增强维护和平、反恐、打击海盗等方面的能力。所以,中国积极参与非洲的和平安全建设并不是什么石破天惊的“突发新闻”。

中国参与非洲和平安全建设意在何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